关灯
护眼
字体:

405 马屁精(二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昆羽扬和林轩终于成婚,与此同时,开往桑夷的大军也正在行进。

    九州大陆最强大的一支舰队,宛如天地间横空而生的一只巨兽,威武雄伟地盘踞在海面上,朝着东方发出一声怒吼。

    顾述白亲自训练的海军,将士们威风凛凛地站在甲板上,注视越来越远的大周海岸。

    船舱中,欧阳骐指挥若定,对这次战事充满了信心。

    这支海军虽不是他训练出来的,可自从多年前桑夷对北璃那旷世一战后,大周的武将皆受命学习海战之法。哪怕是最年轻不谙世事的将领,也懂得如何在海上御兵,如何控制海面阵型。

    欧阳骐更是如此。

    大军开出,不出三个月便有军报传至京城,送信的士兵一路高举令箭大喊,“桑夷大捷,欧阳将军攻占桑夷国都大本!”

    一路行来人心所向,百姓们热血沸腾,“胜了,胜了,总算报了数年前屠城杀民的大仇!”

    “是啊,陛下英明,天佑我大周!”

    军报一路传进宫中,玉扶早就听到了消息,见士兵从远处飞跑而来跪地高举信筒,忙命人将军报解下拿来细看。

    天云破、张九阙等都在一旁,好奇道:“陛下,如何?”

    玉扶笑道:“欧阳将军信上说,我军势如破竹,初至桑夷境内便将敌军打得无力反抗。欧阳将军又下令对百姓秋毫无犯,百姓生活贫苦越发无力反抗,仅靠桑夷有限的兵力,根本对抗不了我们的大军。如今桑夷国的国都大本已经被欧阳将军占下了,国王和一众宗亲大臣也被押解在牢,众卿有何感想?”

    众人闻言都十分欢喜,没想到仅仅三个月就破了桑夷,这不正应验了当年桑夷人的豪言壮语么——

    他们以为三个月便能攻占北璃,进而占领整个九州大陆,不想到最后这个苦果落到了他们自己身上。

    这正是所谓的恶有恶报了。

    天云破思忖片刻道:“陛下,按照以往北璃攻占西昆等,还有一些小国的旧例,应先将攻占的领土改为郡县。再派善于治理地方的官员前去治理,一方面推行大周的国策,一方面稳定民心。至于原先的皇室宗亲……”

    “原先的皇室宗亲,不能再按旧例来办了。”

    张九阙出言道:“西昆原先的皇帝昆吾伤,原先要封为侯爵,后应他刺杀太子昆君越一事被贬为庶人。可陛下又周济着他,让他在京城开铺子,并没有让他吃亏。至于原先东灵的皇帝更加优待,如今还是公爵,他的长女又封为郡主。桑夷却不能同日而语,那是仇敌之国,若加以善待,如何对得起我们战死的将士和被屠戮的百姓?”

    张九阙的话引得众臣的赞同,连天云破也认为有理。

    只是玉扶向来施行仁政,她会同意这个观点么?

    众臣都好奇地看向上首,玉扶点了点头,“二位爱卿说的都有道理。对桑夷国推行郡县制,加派我们善于治理地方的文官、能征善战的武将去,镇守地方,管理教化。至于对桑夷原先的皇族,大可不必客气。大周的百姓和将士,鲜血不能白流,若非他们野心勃勃意图侵吞九州大陆,当年就不会发生那样的惨剧。”

    众臣见玉扶和他们想法一致,纷纷点头赞同。

    薛柔出列道:“陛下,臣还有一个想法。”

    “但说无妨。”

    薛柔拱手,“臣以为桑夷的领土毕竟离九州大陆太远,若要管理多有不便。但是在大周和桑夷中间,有一座天然的桥梁可以利用。”

    玉扶道:“你说的是高丽?”

    薛柔点点头,“臣以为可以通过高丽,开通各地互市互惠。桑夷人千百年的传统,是向九州大陆学习我们的文化,如今我们肯教,他们一定肯学。总好过他们固步自封,以为学到了正统其实只学到了偏执和暴力要好吧?”

    如果不是只学到了偏执和暴力,就不会发生多年前全民勒紧裤腰带,只为了供应军需攻打九州大陆的事了。

    玉扶深以为然,“武力的镇压永远不及文化的教育要有用,桑夷人的野蛮习气确实要改一改,要让桑夷彻底成大周的一部分,就要让桑夷人和大周人没有两样。无论将来如何改朝换代,朕都希望桑夷和九州大陆连在一起,再不要起战事。”

    她连改朝换代都考虑到了,可见一心装着百姓和家国,只要不起战事百姓不再死伤,这个江山谁做主她都不介意。

    众臣对她的心胸万分佩服。

    天云破笑了笑,“臣忽然想到一点。从前桑夷是蛮夷之国,所以叫桑夷。如今既然被欧阳将军攻下,成为我大周的一部分,就不能叫‘夷’了。”

    新的名字新的开始,就如九州大陆曾经三国割据,如今也没有北璃和西昆、东灵了,只有一个大周。

    玉扶想想也是,“太师有什么好主意?”

    天云破道:“不如就请以陛下之名为其赐名,也好叫桑夷的百姓知道陛下的看重,让民心安定。”

    ……

    最终,原本的桑夷国被命名为‘扶桑’,成为大周最新的一个郡,由楚亲王世子姬成发代领事务。

    昔年玩世不恭的淘气孩子,如今已成了俊美少年郎,学得一身好治国安邦的好才能,叫玉扶都刮目相看。

    “将来雏凤清于老凤声,长江后浪推前浪,只怕你比楚王叔的成就更加高。”

    姬成发听见这话,拍着胸脯,“借陛下吉言,臣必定劳心竭力,绝不辜负陛下一片期望。”

    楚亲王站在边上,听见他这样不客气,连忙拍了他后脑勺一把,“当着陛下的面连谦逊都学不会吗?陛下夸你,你还真敢接?为父已经是亲王之尊了,你要比为父的成就还高,你想谋朝篡位不成?”

    楚亲王一着急,嘴里也没个忌讳,好在他知道玉扶不是多心的人。

    姬成发想想,竟一本正经道:“父亲此言差矣。说儿子的成就比父亲高,就非要封的位分也高么?同样是亲王,有人只是闲散王爷,有人却利国利民……”

    “臭小子,你说谁闲散王爷?我没有做利国利民的事么?”

    楚亲王听了这话越发生气,追着姬成发打,看得玉扶哭笑不得。

    她忙拦着,“王叔,成发此去少不得半年一年的才回来,您心里担忧就直说,何必又打他假装不担忧呢?”

    楚亲王被说中心事,有些面红。

    姬成发哈哈大笑,“没事,我心里知道就行。陛下,我此去带走了朝中十几位治理地方的能臣,陛下这里可有亏空?”

    瞧他狡黠的模样,玉扶没好气地白他一眼,“连年科举人才济济,何来亏空?你尽管带着人去吧,若有亏空就修书回来,朕自会再挑好的人送去帮你。”

    姬成发毕竟太年轻,扶桑之地又是隔着山海茫茫的异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