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狼性总裁太凶猛_分节阅读_25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老婆,我想死你了!”

    在苏梓希被拷上手铐的时候,前方突然间杀出一辆豪车。车还未听稳,车门就被人推开,一个身着华贵服饰的妇人跌跌撞撞地从车上跑下来,一把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警察,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气急败坏对着警察大声地怒骂道:“滚开,滚开啦,梓希,怎么回事呢,你这是怎么回事呢,别怕,有妈咪在,有妈咪在,妈咪一定保你,花多少钱多大的代价,妈咪也把你从里面救出来。”

    多年相依为命,让他忽视了自己的内心。从她走后,他才恍然大悟。

    大部分猴子,在地里折腾,扳了一个又一个,地没了,最后手中抓住的也不是最好的。然而总有一两是例外的,在世人皆醉的时候,保持自己清醒的头脑,明确地知道自己想需要的是什么。看准了,扳了一个,就不再留恋其他。

    太晚了,他发现这一切的时候太晚了!是他亲手,掰掉了自己身体中的这根肋骨,往后的人生,势必会为了这根被他扔掉的肋骨,痛苦一辈子。

    她冲动了,她冲动地以为有些东西,想斩断就能斩断的。她为了愈合自己的情伤,选择重新开始一段新的感情。这做法本来就是一种自私,现在又知道黎君昊对自己的感情之后,她心里再也放不下他了。

    她在前头走,而那辆豪车,在离她五米的位置,亦步亦趋地紧紧地跟随着她。直到,她累了,坐在路边一边大石头上。那辆豪车也才停下来,没多久,一个身形高大挺拔的男子推开车门走了出来。

    她的心,早就被他牢牢占据,腾不出地方,给另外一个男人了!

    她的神色,有些慌乱。看着邵世杰的眼瞳里,溢满浓浓的不可置信。

    她这一走,我才彻底地清醒过来。原来我身边,已经有一个对我最好最好的人了,我却宁可去选择一个,我永远都得不到的人,这么用力地伤害这个爱我的女人!

    如苏优璇所愿,她最后还是死在了苏梓希的手里。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杰少爷,对不起……

    小优说的对,这些年来,我就像这只猴子,跑进了玉米地里。不知道该扳哪一个,才让自己最称心。于是,扳了一个又一个,地上,满是被丢弃的玉米。我从来不曾静下心来,好好地反省一下自己的行为。现在,老天把我最后一根玉米棒也收回了,我亲手杀了小优。

    就在迟暖混乱不已的时候,宅子里的佣人拿来一盆柚子叶泡的水,

    我其实,没有那么,不在乎她!”

    才反应过来的邵世杰立马从椅子上跳起来,扔了手里的瓷碗,同样上前一把握住迟暖的小手,激动地说道:“暖暖,你可总算被我盼醒了,呜呜呜……”

    梓希,梓希,我的儿子,我的孩子……

    没多久,从后车座走下来一个俊逸的身影。男人挺拔的身形沐浴在阳光下,异常的清瘦。看见走过来的黎君昊,苏梓希面上浮现出一抹令人倍感熟悉的温润如玉的笑容。

    然在黎君昊破口大骂的时候,苏梓希却笑着抬手,拍了拍黎君昊的肩膀,摇了摇头,说道:“黎君昊,谢谢,在这个时候,你还把我当兄弟。不过,不用了,呵呵,我已经选择了。”苏梓希微笑着,静静地又说道:“我和迟暖小时候待在一块的时候,那会儿虽然她还很小,但是她却很会讲故事。每次,她都喜欢拿故事,哄脾气暴躁的小优。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记得她跟我讲过的一个叫做猴子掰玉米的故事。故事的大意是,猴子钻进玉米地里掰玉米,掰了一棒往胳肢窝下夹。玉米长得太高太多太好,小猴子怎么也看不清楚,总觉得前面的玉米大,又伸手掰,又往胳肢窝下夹。唉,前面还有更大的呢,再伸手掰,再往胳肢窝下夹……劳作了大半天,小猴子准备打道回府,低下头来检查胳肢窝里夹的劳动成果。不检查还在乐,一检查小猴子傻了眼:胳肢窝里只夹着一棒玉米!为了前面那个‘更大的’,猴子不断扔掉自己手中的成果,回过头来空辛苦一场,得到的还只是一棒玉米。

    病床上的迟暖,在邵世杰热情的招呼下。勾起唇瓣,微微地笑了起来。邵世杰看她对着自己笑,心里更是欣喜万分。

    直到最后,直到苏优璇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他,她爱他的心有多深的时候。他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一心想要找的女人,就在自己的身边。

    祥嫂看到这一幕,心知自己待在这里只是多余地。于是面上含笑着走到病房门前,默不作声地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祥嫂看着黎君昊远去的背影,忍不住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第二天一大早,迟暖就拖着行李箱,从邵家大门走了出来。行李箱车轱辘在水泥路上,滑出一长段沉闷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香樟树上。

    自从迟惜弱走后,这些旁系慢慢地又跟邵家关系走近了几分。现下邵世杰又要与她结婚,这些亲戚自然会加紧时间与她套一下关系。

    苏优璇却发了狠,这一刻,她毫不犹豫地扣下板扣。与此同时,迟暖只听到“噗”地一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