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5章 妥协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花吉到底还是让胡辛给了韩恕解药。

    随船的大夫过来替韩恕包扎时,瞧见他脖子上的伤口都忍不住暗道一句“疯子”。

    “他简直不要命了,那么深的伤口,只差一丝就割到了颈脉。”

    要真是颈脉割断了,就是神仙都救不回来。

    胡辛也觉得韩恕是疯子,扔了解药给他之后,就照着花吉的话将季三通也给放了。

    等看到季三通站在韩恕身旁一脸警惕的对着他们时,她忍不住骂道:“收起你那双招子,要走就走,真以为我乐意送你们去南宕,要不是主子吩咐,我早一刀砍了你们!”

    韩恕脖子上缠着纱布,抬头对着胡辛说道:“那你不还是依旧要留着本王。”

    胡辛一怒,随即眼睛泛红:“你不就是仗着主子舍不得你死?!”

    “那她何尝不是仗着本王对她有情?”

    “你……”

    胡辛抽出短剑就想弄死韩恕,却被花吉低喝:“胡辛。”

    花吉看着韩恕时脸上笑容没了,“王爷既已经得了你想要的,又何必故意激怒胡辛?”

    “我等奉主子之命送您去南宕,不过是主子想要您周全,你既然不想要她给您的东西我们也强求不了。”

    “我已经吩咐了下面的人,这船入夜时到了下个渡头就会靠岸,等靠岸之后王爷和您的人就能够自在了,往后您想去哪儿,想做什么,都由得您自己做主,也无人会再钳制算计。”

    他说着说着,忍不住低嘲,

    “只可惜了主子,她精明了半辈子,事事周全处处算计,最终却栽在情爱上面。”

    “她赌您对她有情,肯为她去南宕,只没想到她太高看了这份情谊……”

    花吉说完之后,就直接开口,

    “来人,送厉王跟他的人出去,将其他人也放了,等船靠岸之后让他们立刻下船。”

    韩恕闻言却坐在原地没动,花吉抬眼看他,

    “我已经放了王爷了,王爷还不走?”

    韩恕紧抿着唇看着花吉,片刻后才道:“她当真只是让你们送我去南宕,她就没安排其他后手?”

    花吉嗤笑了声:“王爷以为她还能有什么后手?”

    “七年前她能算计你,是因为你对她从无防备,三年前她能设局,也是因为昭帝在后暗中推了一把周全了所有。”

    “如今你不在意她生死,昭帝也以为她背叛,她又将她所有的东西都给了你,赌的也不过是你对他还有情,以为能凭她自己借你牵制昭帝。”

    “可连你也不愿意,你觉得她除了你之外还有什么可拿来赌的?”

    花吉伸手在床边的柜子里摸了摸,从里面取出一封信来,

    “我不知道你有多恨她,可至少在她送你出京那一刻,她是真真切切在你和昭帝之间选了你。”

    “她不仅把南宕所有的的东西都给了你,也把我们这些人都留给了你。”

    “她说等去到南宕之后,便让我们认你为主,说你若看过她留给你的东西依旧觉得她可恶,若到了南宕之后依旧心有不甘,无论是领兵造反亦或是想要掀了江山,都让我们帮你。”

    “王爷觉得如她这般孤注一掷,她还有什么后手能够留给自己?!”

    花吉身形纤弱,动气时脸上浮着一层薄红,胸口喘息时忍不住轻咳出声。

    半晌才褪去了怒色,花吉满是嘲讽说道:

    “主子在信中说,她这一辈子作恶不少,所行之事不择手段,也曾牵累无辜,若算罪孽她早就该下十八层地狱,可她从来都不觉得后悔,也不觉得自己有错。”

    “她唯一错的,大概就是年少动了真心而不自知,爱上了本该不死不休的宿敌。”

    花吉静静看着韩恕,

    “王爷,主子是利用你,算计你,她在你眼里的确可恶至极甚至卑劣厌憎,可是你有没有想过。”

    “如韩家与李家的关系,如你跟她之间的灭族之仇,若非她不想要你性命,要不是她想要你好好活着,她何必费这番周折用她自己的命来困住你。”

    “她是可以杀了你的,不止一次。”

    韩恕紧抿着嘴唇,怀中是被花吉塞进来的信。

    等被花吉让人将他们从船舱里送出来时,周围原本看守着他们的人全部散了,就连胡辛也让人直接去了船下关押鹰卫的地方,将软筋散的解药给了他们。

    韩恕看着那陆陆续续出现的人,手中紧握着那封信。

    许久之后,他才将其展开。

    ……

    江面翻滚,风吹来时船帆猎猎作响。

    胡辛抱着短剑蹲在花吉身旁:“你干嘛把主子的信给他看?”

    花吉淡声道:“不过是封信罢了,看了也就看了。”

    “主子真要让我们认厉王为主?”胡辛看他。

    花吉嗯了声:“信里是这么说的。”

    “主子糊涂了。”

    胡辛皱皱眉,只觉得这情啊爱啊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连主子那般冷静的人居然也会把自己的命寄托在旁人心软留情上面,而且总觉得花吉这话古古怪怪的。

    她也懒得多问,只说道:“厉王不肯去南宕,一旦他离开之后回京,主子那边就麻烦了。”

    “等会儿厉王他们下船的时候,我也一起下去,我领一些人回京想办法把主子接出来,你带着剩下的人回南宕。”

    胡辛抿抿嘴角,满眼的戾气,

    “厉王既然不要主子给的兵力,那咱们索性就自己留着,要是我去了京城把主子接出来顺利回了南宕也就算了,可要是没把主子接出来,真死在了京城。”

    “到时候你就跟老九他们一起领着那些人挥师北上,灭了李颉那王八蛋。”

    花吉闻言却没反驳,反而只是目光落在船头之上,随口说道:“再等等。”

    胡辛看他:“等什么?”

    花吉没说话。

    胡辛皱着眉毛,只觉得这些爱用脑子心眼儿多的人怎么都一个毛病,说话说一半也就算了,还搞得神神秘秘的,她顺着花吉的目光朝外看去,瞧见韩恕时就“呸”了一声。

    “对了,阿来怎么办?”

    胡辛突然想起那头蛮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