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四十三章 惜玉怜香吴侬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晋州知府的眉头越皱越紧,刘雨霏的心也越来越沉,生怕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到了后头,晋州知府叹了一口气,差点没吓到刘雨霏。

    “刘家侄女,我在这里也不瞒你,不知你先前可是从这萧家别院里出来的?在别院里可见过一个黑脸气势凶狠的粗鲁汉子,他身边应该还有几位神情萎顿衣裳凌乱的可怜女子……”晋州知府一脸为难,这个时候也只能信任刘雨霏了,若是孙立在萧府的话,把他便能将萧子桓和孙立一起拿下!也不用怕那些个痨什子的谏官们了!

    刘雨霏脸上微微一顿,瞬间反应过来先前在她屋里的那个小姑娘说的来救她们的大官应该就是晋州知府了,忙严肃了脸色道,“李伯父,您说的那人,侄女在萧府里面的确有见过!而且,同行的还有五位可怜的女子……”

    晋州知府本没对询问刘雨霏抱多大的希望,可是现在刘雨霏的回答却让他心头一喜,差点就没端住自己的长辈身份,临到末了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干咳几声问道。

    “刘家姑娘,你真的在萧府里面见到过那样一位黑脸汉子?”晋州知府的语气里满是急切,直视着刘雨霏,目光里满是热烈。

    刘雨霏点了点头道,“李伯父,侄女确实见到了你说的黑脸男子,而且……萧子桓也与他有所勾结!否则,就不会答应帮忙那黑脸汉子看住那些可怜的姑娘了!”

    说到萧子桓的时候,刘雨霏的话里多是犹疑,但是只要一想起萧子桓这些日子的所作所为,心下一很,便向晋州知府告密了。

    “这座别院是萧子桓的私人财产,而那孙立也与他交情不浅,先前的时候侄女见别院门口有所异动,还以为是友人归来,便去了别院门口迎接,却见到一个黑脸的凶狠汉子下了马车,之后萧子桓也出来查看情况,二人似乎是相熟很久,一番言语之后萧子桓便同意了那黑脸汉子帮他藏身的要求,而且……侄女本想向萧公子请求赎回那些女子,说,不管多少钱侄女都可以出,只是……”

    一说到这件事,刘雨霏的眼眸里便满是对萧子桓的怒祸,恨不得将他给千刀万刮了一解心头之恨。

    “只是萧子桓却根本没有将侄女的这番话放在心上,还让侄女不要多管闲事!接着便派人送了我出府……”刘雨霏咬着牙怨恨的说道,又想起了萧子桓当时在门口对她说的话,心里更是气愤难掩。

    晋州知府捋着胡子听着,直到刘雨霏说完为止这才蹙着眉道,“刘家姑娘,你这一路上多有凶险,待会儿我便会让人去围剿孙立,而你这里,我再派几个人送你一程!”

    刘雨霏点了点头,谢了晋州知府的好意,临走之时还被晋州知府好心的告知,“刘家姑娘,那恶贼孙立还有几个同伙,路上还请多加小心。”

    “多谢李伯父关心……侄女定当小心,还有便是……那萧子桓诡计多端,李伯父您切记不要轻信他的谗言!”

    这是刘雨霏与萧子桓相处这么多天来最大的感触,也是血与泪的教训,因此现在一见晋州知府要去讨伐萧子桓和孙立了,连忙提醒道。

    可是,马车还没有行进多远,刘雨霏与林诗坐在马车里面,心里又开始惴惴不安了起来。

    “萧子桓……哼!管他死活,当初祸害了王家小姐,现在又与别人一起想要祸害这么多的良家女子,这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我又何必有负罪感……”

    说虽是这么说,但是刘雨霏却是后悔起了自己先前的口不择言,但是现在木已成舟,覆水难收,实在是晚了……

    “小诗,我……”刘雨霏蹙着眉,满心郁闷无处言说,只能和呆呆坐着的林诗执手相看两人无语而对,到了最后,刘雨霏不由得发出了一声长叹,任命的垂下了头不再言语。

    那驾车的小厮小心翼翼的驾着车,不敢有什么埋怨,只因晋州知府派了三名随行的士兵保卫刘雨霏的安全,他就算心里对刘雨霏有什么怨气也不敢就这样表现出来……

    当初他还以为自家公子眼光这么好找了一位这么仁慈和善的主母,哪料这位主母却根本没将他们公子的命放在心上,竟然就这么和那些当官的揭了底,说话还那般狠毒……真是自己看走了眼!竟会认为一个这样蛇蝎心肠的女子是自家公子的良配!照这样看来,还好这位刘小姐没嫁给他们公子,不然的话,不出两年,整个萧家的财产都会归这狠毒的刘小姐所有!

    刘雨霏现在一个人正在车上郁闷着,哪知外面的那赶车小厮已经对自己恨之入骨了……

    这一路上,带是碰见了另外一马车的人,因为这条路很是偏僻,若不是熟人的话只怕也不会往这边走,刘雨霏便好奇的拉开了车帘,往后面看了一眼。

    只见后面尘土飞扬,飞快的掠过一辆马车,驾车的是一个满脸猥·琐的年轻男子,车里面好似还有些人,但是刘雨霏从扬起的车帘里看去,那些衣角都是灰黑色的粗麻布,应该都是些男子,而且瞧这些人满脸很辣,只怕也不是好惹的……

    那驾车的男子见到了刘雨霏一行人,狐疑的望了一眼,拉住了缰绳问道,“这位姑娘,请问前面是不是有一座别院?”

    刘雨霏心里暗暗一惊,正想回答什么,却见那个帮自己驾车的小厮就直接回道,“这位爷,前面没有什么别院,只有一座供过路人休息的客栈,小的刚刚护送我家小姐从那里过来,想要去往林山县呢!”

    那男子疑惑的皱了皱眉,还想说些什么,刘雨霏却放下了车帘,轻声道,“我们走吧,不然今天夜幕的时候就赶不到林山县了。”

    赶车的小厮听了刘雨霏的话,也知她不想在这里踟蹰,便吁了一声,驾着马继续往前而去。

    而另一辆车的那年轻的男子也只回望了刘雨霏一眼,见守在她旁边的那几个官兵都穿着官服,也知是自己不能惹的,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将马车停在原地,皱着眉直视着前方的那条路,实在不知到底应不应该听那小厮的话。

    “小吴,怎么不走了?”车里的人见那赶车的男子一直没有动,便拂开车帘问了一句。

    这驾车的男子便是当初林梅在客栈里碰到的店小二,也就是孙立所称的“小吴”,此时的他驾着马车,满脸迟疑的说道,“前面这条路不知是不是通往萧家别院的,刚刚问了过路的,他说这条路的前面没有什么别院,只有一座客栈……”

    “客栈?怎么会呢……大哥既然没有在那里等我们,那应该只会在这里等我们啊,莫非是……出了什么问题?!”一说起这件事,本来还很安稳的坐在马车上的男子都躁动了起来。

    小吴抿了抿嘴,沉声道,“先前我们回到了原地,可是那里并没有大哥和众兄弟的身影,而且现场马蹄印记和脚步错杂,只怕大哥他们那里先前出了紧急的状况,不然的话也不会撤退的那么急……”

    “可是,我们能去哪里寻找大哥呢?萧家别院都找不到……”

    坐在马车里的有一个男子负气的说道,明显是对这件事情抱有很大的怨气,本来贩卖少女这些事情就不赚钱,也不知大哥执着个什么劲!

    还有背后的那个金主,若不是他的古怪命令,不然兄弟们也不用这么辛苦的四处逃窜隐姓埋名了……

    小吴也知道各位兄弟心里或多或少都有些怨言,于是也不再说起这个话题,沉声道,“我瞧着先前那辆马车有些怪异,那个赶车的小厮说的话也未必可信,反正都已经走到这里来了,不如顺着这条路下去看看,说不定还能发现什么……”

    而刘雨霏这边,走了许久之后,刘雨霏见再也看不到那些人的踪影了,不由挑开帘子问道,“小七,先前那人问路,你为何那样回他呢?”

    小七本不想理刘雨霏,可是一看周围那三个士兵腰间别着的长刀,不由瘪着嘴道,“他们一看就是来找茬的,我为何要实话实说?”

    刘雨霏也觉得那群人不怀好意,只是小七现在回话的语气却有些奇怪,以前和她也算是热络,只是今日却不知是怎么了,冷言冷语的……她是不喜欢萧子桓的为人,但是这和萧家别院的下人却是无关的,毕竟很多事情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尤其是萧子桓的真面目!若是知道了,还不知会如何伤心呢!

    想罢,刘雨霏便蹙着眉道,“小七,我也觉得那些人是不怀好意……这一路上问题不断,我们……要不还是回别院一趟吧?”

    小七沉默了一会儿,奇怪的看了刘雨霏一眼,惊讶的道,“刘小姐不是巴不得我家少爷死吗?现在这样,实在是太可笑了一些吧!”他这话的确说的有些冲了,但是这却是他的内心真实想法,若不是刘雨霏在那官老爷面前搬弄是非,他家少爷会被那官老爷当作那个歹人的同党吗?!

    刘雨霏心里一震,这才知道为何小七刚才言语之间那般冷淡,竟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刘雨霏嗫嚅了一下,却发现自己实在是无话可说,而且遇事推脱责任这也不是她的本性,便收回了话题,淡淡道,“你若执意要这么认为,我也无话可说,只是,难道你想看到你家少爷身死不成?”

    小七被刘雨霏这句话一激,立马就调转了马车往回路而去。

    见他突然这番举动,那几个士兵也被吓了一跳,忙喊道,“刘小姐……”

    刘雨霏忙抓住了一旁的扶栏,淡然道,“我无事,只怕刚刚那群人是那孙立的同伙,我们还是一起去看看吧,多了你们几个,李伯父怎么说也多了几分胜算。”

    听了刘雨霏的这番吹捧,那三人自是喜不自胜,立马就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保护好刘雨霏等等……

    林诗不知为何却是一脸忧愁,悄悄的抓紧了刘雨霏的衣袖。

    刘雨霏以为林诗是在害怕,这才强撑起了一脸的笑容安慰道,“小诗,不用怕,到时候如果真的出事了的话,我们就先走,好吗?”

    她自己倒是无所谓,只是林诗却不能再出事了,否则她自己心里都不能安宁!

    林山县县令府这边,刘县令才刚将那些救助事情吩咐下去,就听得门房来报,说是大小姐回来了,不由心头一喜。

    “雨霏回来了?快快……快让她进来!”

    刘县令本想出去亲自接刘雨霏,可是却听得门房说她是直接坐马车进了府的,便又转身往后院走去,身形急匆匆的,哪有平日里的半分稳重模样。

    “老爷……”

    就在刘县令快要进入后院的时候,府里的管家却是一脸为难的走上前来,嘴里支支吾吾的。

    “又怎么了?”刘县令思女心切,现在只想着见到刘雨霏,这还没见着自己的宝贝女儿呢,却是有这么多的闲杂人等这么不识趣的往自己面前蹿,实在是让他心烦不已!

    “老爷……大小姐……大小姐的马车里面有一个受伤的男人!”

    最终,支支吾吾的刘管家还是说了出来。

    “什么……什么?!”刘县令说这句话的时候都有些结巴了,实在不敢想象一向乖巧的自家女儿竟然会做出这么不符合礼教的事情来!真是要么不鸣人,一鸣人就要惊人呐!

    “老爷,大小姐让我们去请大夫……”刘管家也是一脸无奈,实在不敢相信那个一脸憔悴满身血污的人是自家的大小姐!

    刘县令只觉得自己恍若在云里梦里一般,颤颤巍巍的走了几步,失魂落魄的喊道,“还不快去请张太医来?他不就是在药房里么?”

    刘管家听了刘县令的命令,忙去另一边的院子里请张太医,留他家老爷一个人去后院面对这个太过于打击人的消息。

    刘县令听了管家的话,只觉得不可思议,自己那样一个乖乖宝贝女儿怎么就做出了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