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六章 写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早点出来。”

    屋外的樊晨曦听到哭声心里一颤,拔腿就往外跑。

    “拦住他。”皇后立即使了个眼色,两个大汉帮把他拦了下来。

    “你傻了吗?这个贱人她就是故意的,本宫敢保证只要你前脚找了稳婆后脚齐昊天就追了过来。”

    是这样吗?樊晨曦将信将疑,既不死心又不安心。

    他推开那两个大汉返身跑到门口啪啪的拍打着大门,“花千月你给我听好了,你要是敢死我就杀了你的婢女让她们给你陪葬,你听到没有……”

    这人还真是自大,花千月翻了个白眼,“去。跟他说如果……他能给我闭嘴……说,说不定我还能晚死一会。”

    两人:“……”

    良久一声响亮的啼哭响彻云宵,不管是屋里还是屋外所有人的心都放回了肚里。

    半个时辰后。

    花千月重新换一身衣物半依在填漆架子床上心情舒畅,红露眉眼弯弯的给她喂着红糖鸡蛋,青露则抱着细棉布的小小襁褓看着那细眉细眼的小人不停的轻轻摇晃,整个屋里喜气而又祥和,适才的惊心仿佛就是一场梦此时已找不到半点痕迹。

    “好啦!别摇了,现在你就这么宠着他以后日子长了谁吃的消啊?”花千月看着青露摇头道。

    “怕啥,”青露看着眼前的小人头也不抬,“咱府中别的没有要人还不是一抓一大把。大不了大家轮着摇呗有什么关系。”

    “你呀!”花千月摇头随她去了,适才受了惊吓现在就让她高兴高兴吧,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有人欢喜有人忧,皇后娘娘这会就有些愁眉不展。

    她托着头依在美人榻上任由桂姑姑帮她按着肩膀。想起适才的种种不由暗自心惊,不能再等下去了,前一刻在屋里还跟她商量的好好的,下一刻看到那个女人立即就失了分寸……

    迟则生变哪!皇后感叹道。

    “阿桂,笑墨伺候。”她坐直身子眸光沉沉。

    闻言桂姑姑立即在案几上铺好笔墨纸砚,扶了皇后坐到太师上后又站到一边帮着磨墨。

    “找个可靠的人把它送到楚王府去。”少頃皇后放下笔封好封口道。

    桂姑姑忙接了信推门出去。片刻又转了回来手上已不见了那封信。

    “送出去了。”皇后仍是依到了美人榻上。

    “是。”桂姑姑点头。

    “娘娘,万一少主知道了……”

    “知道了又怎样?由我在凡事还轮不到他作主。”

    皇后娘娘又想起了适才院子里的情景啪了一声重重的拍在美人榻上连带着折断了两根刚刚重新长起来的指甲。

    “他又去哪了?”皇后娘娘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满。

    桂姑姑不提她还想不起来,是不是溜那贱人屋里上赶子献殷勤去了?

    “奴婢不知。”桂姑姑悔的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

    自己闲着没事提他做什么,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去!把他给本宫找来,你说的对这事本宫必须跟他交代一声也好让他提前做个准备。”

    “是,奴婢这就去。”桂姑姑松了口气,就在这时门却咚的一声被推了开来。

    “娘娘,不好了,少主把那个樊忠给放走了。”大汉慌乱的喊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