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5章 苦差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 待他坐上车,那留下的店员这才把车门关上,气得尚恪健有砸车的冲动了,还把他车当抵压来着了?

    那店员陪笑了一下,赶紧的一溜烟的跑了。

    不能怪她啊!现下这世道骗子多!

    住洋房,开跑车,穿名牌的人不一定就是有钱的大亨!

    这她经理的忠告!

    尚恪健气憎憎的把车开到了‘小城美容’,一眼就见坐在沙发上等得不耐烦,双眸时不时不的瞟向门口的沈若兰。

    火都未熄的下车推门而进。

    “沈小姐!”尚恪健压下心中的气,带上平时温和的笑容,对沈若兰打了一声招呼。

    沈若兰蔑视的看了他一眼,把眸光调高,“瑞呢?”

    “他有事!”看沈若兰那高高在上的姿态,尚恪健收起了温和的笑容,面目冷色的应了一句。

    “有事?什么事?”沈若兰一点都没把尚恪健放在眼里,因为,她早就看出这个家根本就是油盐不进的。

    “这不是你应该问的!”尚恪健冷声回了一句,根本不把她高涨的气焰放在眼里。

    ‘啪’的一声,沈若兰比任何时候都用力的把她打发时间的杂志砸在了桌子上,“尚恪健,你拽什么拽!”

    这一异响让所有的职员都是望了过来。

    碎言也不由的嘀咕了起来。

    尚恪健不为一异响动一点神色,只是黑眸却是深深了。

    “沈小姐,走吗?”切实的秉行了,好男不跟女斗的法则。

    “不走!”沈若兰杠上了,明明记得池晁瑞说了带她回家的,为什么来的却是尚恪健,他又要把她带到哪里去。

    “真不走?”尚恪健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她不走,他总不能扛着她走吧!

    正好,如自己所愿!

    见尚恪健的神色有异,沈若兰心悬了,若尚恪健此时真调头就走,那自己在这帮嚼舌根的女人面前不是连找缝钻下去的机会也没了。

    可是,她刚刚把话说得太满,她真没那脸此时又站起来跟他走。

    她为顾全面子只得说,“要我走,可以!除非你告诉我,瑞去哪了,有什么事?”

    “哼!”尚恪健冷哼了声,转身作势就要走。

    这样的女人,他还不能了解吗?

    “等等!”见尚恪健就要走,沈若兰赶紧的着慌的叫住了了尚恪健。

    沈若兰清楚听见那边的哧笑,狠瞪了一眼过去,有点拉不下面子的说着,“那……那你得告诉我,把我带到哪吧?”声音小得自己都没法听见了。

    尚恪健勾起了嘴角,全是冷笑。

    “轩之阁!”这是他能说的范围。

    一听‘轩之阁’三个字,沈若兰那精致的面容瞬间由忐忑不安变成高傲的不可一世。

    “干嘛不早说是瑞你送我到’轩之阁’的?”这话,她故意的说得很大声。

    ‘轩之阁’像桃园般幽静的豪华别墅,是一般人住得上的吗?

    话语中的得瑟,扣得让尚恪健心里更是生厌。他若不是看在梦染儿的面上,早就甩袖离开了,哪还有那闲工夫听她在这里卖肥的得瑟啊!

    尚恪健懒得理她的直往外走去。

    “喂,等等!”沈若兰赶紧的跟上,把一堆的碎言抛在了身后。

    小腿小步的哪跟得上尚恪健的脚步。

    尚恪健坐在车上等得有点发冷了,沈若兰才坐上车。

    站在副驾座边,不上车。

    尚恪健心里冷笑当没看见的看向别处。

    沈若兰气得跺脚,心里暗骂着,“尚恪健,看你能拽到几时!”狠瞪了尚恪健侧面一眼,扭动了一下副驾的车把。

    愣了,居然扭不开。

    这个死男人,太没绅士风度了。

    “开门!”沈若兰简直有想吃他肉的冲动了。

    “坐后面!”尚恪健头也不回的冷冷的吐了一句。

    “你想当司机?”沈若兰气得踹了一脚车门,却是痛得自己,痛得咧牙咧牙的,对尚恪健更是恨得咬牙切齿的。

    “哼,哼!”尚恪健轻哼了两声,“我宁愿当司机!”他二话在口里没吐出来,就你这种下三的货,坐太近,还怕被涂毒。

    “尚恪健!”沈若兰气得忘记一切优雅的咆哮了。

    “请叫尚司机!”

    “你……啊……”沈若兰气得直跺脚。

    尚恪健却不为所动,其实他的肺都快气炸了,他今天是收的什么苦差事啊!

    他尚恪健还从来没有被一个女人这么鄙视过!

    绅士的风度今天毁于一旦。

    “要走吗?”尚恪健面露悠闲的微笑,心里却计算着时间,再等她五秒,她如果还在那里发狂的话,他敢保证,他的风度再消失得无影无踪的。

    估计是沈若兰脚跺痛了,也气得没力了,这次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气呼呼的开了后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尚司机,可以走了!”末了,还说了这么一句话。

    尚恪健差一点就爆粗口了。

    沈若兰没那闲工夫理他,心时直骂想,见到池晁瑞,一定得把尚恪健的恶状告诉他。

    这就是他的兄弟。

    看書蛧小说首发本書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