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午休时分,Z大校园里没什么人走动,位于湖东岸的别墅区更是静谧得能听到风拂动树叶的簌簌声。住在别墅区的都是Z大已经退休的老领导,一栋栋老房子虽已有几十年的历史,但流逝的时光丝毫没给这些布满爬墙虎的红砖小楼留下破败的痕迹,反而平添了一种厚重沧桑的韵味。

    一阵突如其来的脚步声打破了午后的宁静,跑在最前面的少年拼尽全力才将紧追其后的那群人甩开三五十米,他喘息着环顾四周,家属区远离教学区和宿舍区,这一带太空旷,几乎找不到藏身之处,他倒是可以跳进离得最近的那栋楼的后院,可季老头这会儿八成在家午睡,撞上这副模样的他一定会跟他爷爷告状。

    贺宪没有思考的时间,赶在那群人拐弯前,本能地两手一撑,爬到了湖边的法桐树上。还没站稳,他就惊到险些掉下树去,相对于一脸愕然的他,正坐在最大的树杈上的那个穿白裙的小女孩倒是淡定的多,只看了他一眼,目光就再次回到了手中的书上。

    小女孩也就十三四岁的模样,漂亮纤细到若不是这会儿艳阳高照,贺宪一定要疑心她是人是妖。

    贺宪刚寻到稳妥的树杈坐下,那群人就追过来了。不等为首的高个少年发话,其中一个就跳上了季家的围墙,回过头说:“川哥,人不在这儿!”

    隔了几秒,被唤作“川哥”的少年才说:“总共就这么点地方,他总不至于跳湖了?”

    从小打到大,傅川这厮的脾气他太了解,不挖出他轻易不会走,贺宪瞟了眼近在咫尺的湖,计算一头扎进水里逃脱的可能。

    人影渐近,贺宪正准备赶在被发现前跳下去弄死一个是一个,忽然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不等他看清楚,季老书记中气十足的呵斥声就传了过来:“你们这些臭小子是从哪儿进来的?给我下来。”

    骑在季家墙上观察家属区地形的男孩悻悻地跳下来后,季老书记正想叫学校保安,就在这群半大小子里发现了一个熟人家的孙子:“傅川?”

    傅川想也不想,拔腿就跑,带头的一跑,剩下的七八个怔了一怔后,自然也跟着逃了。

    估摸着季老头一进屋就会给傅川的爷爷打电话,被告过无数次状的贺宪第一次庆幸这个烦人的老头是个事逼。

    贺宪舒了一口气,还没来及庆幸劫后余生,就对上了穿白裙的小女孩的眼睛。

    在十六岁的狂妄少年眼中,面子大过天,被个小丫头看到这一出,贺宪很是下不来台。他咳了一声,想说句什么找补点面子,可被这么一双漂亮的眼睛望着,莫名地开不了口。

    这简直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小姑娘,眉眼鼻尖、嘴唇下巴,连耳朵的弧度都比旁人精致,明明是个小孩子,却像跟周围隔着一层玻璃,浑身都散发着不符合她年纪的冷漠疏离感。

    她的手边放着一个塑料杯,贺宪跑了一路渴极了,脑子一抽就探身拿起来一口气喝光了,这冰糖雪梨水里不知道放了多少糖,从舌尖一路甜到嗓子眼。

    贺宪把杯子递还给她,没话找话地问:“你也住这儿?叫什么名字?”

    小女孩没接,隔了许久,久到贺宪开始疑心她是个哑巴,才小声答:“南阮。”

    声音虽小,却清清冷冷的和她的气质很配。南家的?南家是医学院的,跟他爷爷奶奶不熟,没有告状的可能。贺宪放下心来,正要说话,突然看到表妹和一群小孩叽叽喳喳地从树下经过。

    他们一人挎一个小篮子,篮子里装着甜瓜、西红柿、草莓什么的,熟的没熟的都有,显然是从农学院的试验田摘的,他小时候也常带着一帮小孩去偷瓜摸枣。

    远远地望见妹妹的脖子上挂着钥匙,原本不敢回家的贺宪断定家中没人,转过头对南阮说:“走啦。”

    南阮恍若未闻,目光全在那群叽叽喳喳的小孩子身上,贺宪见状问:“你怎么不跟他们一起玩?”

    听到这话,南阮立刻移开了眼睛,低下头继续看书,她崩起嘴角,脸上浮起了倔强的冷意。

    见妹妹挥别小伙伴拿钥匙开后院的门,贺宪没再多言,扶着枝干跳下了树。

    池西西一进院子,就迫不及待地蹲下来清点小竹篮里的战利品,刚把西瓜抱出来,就看到一团黑影移了过来,她吓了一跳,正要大叫,嘴巴就被人捂住了。

    “啊什么啊!”

    听到哥哥的声音,池西西拨开了捂在自己嘴上的手,转过身叉着腰问:“你昨天去哪儿了?一夜都没回来!”

    贺宪用食指戳了下妹妹的额头:“小屁孩还管起我了?家里有人吗?”

    “没有!外婆去医院陪外公了,你最好赶紧跑,大舅说要打死你。”

    贺宪“切”了一声,不屑道:“他打得着吗。”

    “呀!你的头怎么流血了?你又去打架了?”

    贺宪抬手一摸,看到指间的血迹才知道让头发湿黏的不是汗,他正要问候傅川的爹妈,想起妹妹在,才咽下了嘴边的脏话,转而吩咐道:“去把药箱找来。”

    池西西扔下篮子,一溜烟地跑进了屋,翻了好一通才说:“只有创可贴,没有药水。”

    贺宪一摸裤子口袋,才想起钱包落在了台球室,他走到厨房,摸起玻璃茶壶,一口气灌了大半壶凉白开,而后进爷爷奶奶的房间,从柜子抽屉里拿了五百块。他把四百塞进口袋,一百给妹妹:“去给我买点药,剩下的自己留着。”

    池西西再次叉起了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