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2.真实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50H小时  那亡灵大概自做鬼以来就没体会过那么痛的感觉,顿时发出声声尖叫,黑雾后的脸庞也开始闪现, 脸色狰狞地想要逃开。

    君横哪能让它如愿。拽住他的手将他掼到地上,对着他的脸就是一顿猛踹。

    脖子上还留有一道苍白的痕迹, 暂时没有泛青。君横一面咳嗽,一面暴跳如雷地骂道:“我说了不要打扰我学习!我说了没有?你特么是聋的吗?我难得好好学习不行吗?你都成鬼了还特么一点不知道看眼色?”

    小鸡:“……”

    这操作更让人窒息。

    那恶鬼从来没经历过被人当头踹脸,竟然还能被踹伤的经历。当下有些慌神, 连笼罩着的黑气都散去不少,伸手想要去抓她手臂,给她留点爪子印。

    一般被恶鬼缠上的活人,鬼气会从七窍涌入身体。不说直接暴毙身亡, 体虚气短是肯定有的。

    但那些黑气到了君横身上, 就像被风打散了一样, 根本无法靠近。

    这不是一个毫无魔法元素的普通人, 这次恐怕踢到铁板了。

    亡灵被她一只手按在地上无法动弹, 但那尖细的高分贝喊声, 震得君横耳膜都要破了。

    她从怀里掏出自己深藏的纸包, 单手想要解开, 试了两次,没抖出来。心情暴躁, 干脆撕开包装, 奢侈地一整包砸到那恶鬼身上。然后掐决开始念诵灭鬼除凶咒。

    刚念到“魂魄和炼, 五脏华丰”, 地上的厉鬼就整个身体蜷缩在一起打滚,身上的黑气却已经不见了。

    骨瘦如柴的一只小鬼,连头发也是枯草般过长地盖在脸上。只有十几岁大的样子。

    大概不是一只真的厉鬼,是只被外面的戾气所缠绕,控制了神智的游魂而已。

    那小鬼身上戾气散去以后,抱头躺在地上,发出几声委屈的干嚎。

    小鸡觉得太凶残了。它从没见过人是这样驱邪的。

    君横退开一步,一屁股坐到地上,摸着自己的脖子问道:“醒了没有?”

    满脸青紫的小鬼歪了下头,畏惧地看向她,轻轻颔首。

    那小鬼慢慢盘坐起来,小声说道:“把他还给我们。请您。”

    君横刚下去的脾气又沸腾起来:“说的好像我偷了你什么东西一样,你别闹了成吗?君道长差点都让你给掐死了。”

    小鸡补充道:“还有她有一只鸡。”

    小鬼明显很怕她,还是鼓起勇气抬头说:“亚哈。”

    君横哼道:“亚嘿。”

    小鬼大声纠正:“亚哈!”

    “啊!亚哈?”小鸡在旁边扑了下翅膀,又降下声音说:“亚哈……就是这次卡塔里众多魔法师,去沃尔森林剿灭的亡灵法师,你不知道吗?”

    君横:“……”

    她知道个鬼啊!

    君横快被气笑了,拍地对着那小鬼教育道:“冤有头债有主,你这小鬼连报仇都找不对地方。你的仇人都在我隔壁!但不是我!那么多个窗户你不会找准了钻吗?那么小概率你非得挑着我?!”

    “原来是这样的吗……”小鬼又低下头说,“真是对不起,我不知道。当时太生气了,没控制住我自己。”

    脖子上被勒过的地方,后知后觉地泛起痛感。君横的声音都带上一丝沙哑,感觉舌根僵硬。全身上下都有毛病。

    她摸着站起来,去给自己倒了杯水。正呲牙喊疼,门外便响起一阵脚步声。随后会长领着一群人冲进来,直接一掌拍开大门,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小鬼一看这架势,直接从窗户溜了出去。

    君横眼睁睁看着他逃跑,都来不及出手去拦。

    君横就站在台灯的旁边,原本偏暗的灯光从下面照上来,将她苍白的脸色衬得越发诡异,简直比鬼还要恐怖一分。

    门口几人大晚上乍一看见这场景,都忍不住菊花一紧。

    君横咳了一声,说道:“已经没事了。刚刚溜进来一只鬼……我是说亡灵。现在没了。”

    会长松了口气,又问道:“请注意安全,需要我帮你下个结界吗?”

    君横:“不用了。已经好了,之前只是没有注意而已。打扰你们休息真是不好意思。”

    会长说:“千万不要这样说。最近卡塔里镇不大安全。先是黑蝴蝶,又是亡灵攻城,这次竟然还直接来到公会里来了。附近应该还有躲藏起来的亡灵法师,请千万保持警惕,注意安全。”

    君横点头,艰难挤出一句话:“我想要休息了。”

    会长:“那就不打扰你了。”

    她说着帮忙合上门,一群人气势汹汹地来,又气势磅礴地走。

    君横脱力坐到椅子上,叹道:“我就说,我特别惹鬼爱。”

    行走的洞天福地那是能开玩笑的吗?

    君横畅想道:“如果我有一只听话的大公鸡就好了。”

    公鸡纯阳,引领每日太阳升起,有驱邪通天的本领。

    君横:“它只要在自己身上划道口子,往我身上抹点血,我也不至于被一只游魂掐脖子。”

    小鸡飞到桌子上说:“那不就是我吗?”

    君横轻轻斜了它一眼:“你就算了吧,你这只发育不良的小鸡,连觊觎人家母鸡的资格都没有。”

    小鸡:“……”

    它不是一只救命恩鸡吗?!

    君横:“你这只胆小鸡!”

    小鸡不满道:“我胆小很正常啊!我本来就是个无神论者!”

    “……”君横道,“你的存在就特么是对无神论者最大的挑战好吗?给我有点自觉啊!”

    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